天龙山上缚苍龙
——十二局太原天龙山区域防火旅游通道工程建设纪实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丁明明 郑建峰 周彪 邬斌 时间:2018-11-15 【字体:

2018年11月,一条蜿蜒盘旋、依山而上的钢铁长龙在山西太原西南的天龙山翱翔腾飞,这条新建的天龙山旅游通道,将太原市的六个著名景区如珍珠般串了起来,“青山绿水”摇身一变成为“金山银山”,活力四射的龙城在转型发展中再下一城。

这条全长30公里、由十二局集团独家承建的“名片”工程集最新路桥技术、新材料于一身,历时6个月完成建设。期间,建设者抢时间抓进度,战酷暑斗严寒,用智慧和汗水铸就了这条“金光大道”,完美应和了太原市市长耿彦波“把这样的工程交给十二局是放心的”的信任和托付。

今日长缨在手,何时缚住苍龙

天龙山地处太原市西南郊区,这里山峦叠嶂,雄奇秀丽。这条区域防火旅游通道工程贯穿天龙山东西,沿山势蜿蜒盘旋而上,桥隧比达17%以上,地势最大高差更是达到508米。在这样的地形上架桥修路恰似“刀尖上的舞者”,既要收放自如,又要舞出美感,其难度不言而明。

天龙山区土质松散,多年的地质运动和人为开采导致山体下部存有大片采空区。与此同时,陡峭的山势和山里常年刮起的大风更增加了施工风险。依山而建,“稳”字当头!建设者从上下两个方面开展了架桥技术研究。

“经过比选,天龙山防火和旅游通道的四座桥梁若采用混凝土门式桥墩+预制钢梁的结构,较全混凝土桥梁更加轻便稳定,这在山西省公路建设上很少见。”天龙山区域防火旅游通道项目经理乔明介绍说,采用钢梁较水泥梁轻10倍,还能节约一个月的施工时间。

然而,以西山旅游二号桥为代表的小弧度、急拐弯钢结构桥梁,其制作工艺、精细化拼接技术和桥梁墩高吊运安装等一系列难题接踵而来。

工地外围设置了全封闭式钢梁加工厂,采用了数控切割的加工方式。“要先将测量放样数据输入到电脑,然后按比例做台架模型,最后根据模型逐节加工,确保误差降至5毫米以内。” 天龙山区域防火旅游通道项目总工程师贾陈林说。看似简单的钢梁却要经过数道工序的“淬炼”才能“修成正果”。

如果说加工钢梁只是“精雕细琢”的话,那么安装和精调才是最后的“艺术塑形”。“120吨的单节钢梁采用500吨级吊车起吊安装,这在坡陡风大的山顶无异于‘踩着高跷起舞’。”负责桥梁施工的一工区项目经理马捷说。大吨位吊车在现场人员的指挥下,根据地面测量、桥面测量指示,将钢梁“信手拈来”,平稳架设,最终成就了这一座座艺术品。

天龙山的险胜不仅考验着十二局人筑桥的智慧,也考验着他们的隧道和路基施工能力。

全长两千米的天龙山隧道是全线的“通关”之隘,打通这条隧道就能将新旧线路连接一体。然而天龙山的地质、地势特点决定了这条隧道的施工注定不同凡响。

“难点就在于隧道存在的瓦斯气体,无色无味,‘杀人于无形’。”负责隧道施工的二工区项目总工程师侯岳华说,他们在做好地质雷达勘探的同时,运用瓦斯声光报警装置,随时做好隧道通风。

在现代化探测、检测设备的“护航”下,天龙山隧道实现了安全顺畅,稳步推进。

“天龙山防火和旅游通道大部分道路直插山顶,两边陡坡垂直高度达100米,地势起伏极大,材料转运极为困难。”负责路基施工的三工区项目经理王欣文说,现场往往需要人扛肩挑才能把材料运上山顶。

相较于山顶作业,大深沟路基段填充同样“高难度”。填土、打排水涵洞、再填土、加“U”行槽、再加泡沫混凝土……一条路基段往往需要反复打磨才能坚固密实、持久耐用。

天龙山防火和旅游通道在建设者娴熟精巧的施作中从无到有,蜿蜒而上,恰似建设始终如一的昂扬斗志。

既要金山银山,又要绿水青山

创新、协调、绿色是天龙山防火和旅游通道的主题,更是这条人文大道的特色。为将这条通道打造为新技术应用试验的平台,建设者以新兴技术“装扮”工程,以文明作风“呵护”自然,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促使科技与文明“联姻”。

在这条旅游通道施工中,技术人员首先开展了沥青铺设研究。“之所以选择沥青作为研究对象,是因为这样大体量耗材占地面积大,污染较严重,治理成本高。”贾陈林说。

经过比选和连续试验,他们在桥梁施工中采用了环氧沥青混凝土作为路面铺设材料。这种沥青材料相较于传统沥青更持久耐用,且投入量少,环境污染小。

“环氧沥青混凝土以玄武岩为骨料,添加了环氧树脂,不仅强度高,还与钢梁有着完美的契合性。”马捷介绍说,采用该类型材料仅需摊铺3厘米厚就能达到普通沥青6厘米厚的效果。

新型沥青材料的应用极大缩小了生产规模,减少了废料排放和运输强度,更提升了物资利用率,减少了环境污染。“环氧沥青混凝土做到了现场加工,短距离运输,即时浇筑,把施工对环境的影响降到了最低”。马捷说。

同时,他们还在桥面应用了行业领先的多向变位梳形板,该设备应用于钢梁间伸缩缝位置,既可以用“缓劲”接合钢梁,又增加了桥面美观度,提升行驶舒适度。

“传统的梳形板在路面较突兀,驾车通行往往会产生‘颠簸’感,多向变位梳形板不仅紧贴路面,还能随着桥梁的微小形变而改变方位,是桥梁最好的‘韧带’。”一工区项目总工程师范小东说。

在运用新材料、新工艺的同时,他们把环境保护和水土保持工作摆在了施工管理的重心。

天龙山存有全国最大的白皮松自然保护区,陡峭的山势和脆弱的环境让这里的每一颗松树都显得弥足珍贵。建设者进场前就把保护白皮松作为工作重点,他们通过安装雾化降尘设备、用草绳裹树的方式,细心呵护着每一颗树木。

“工地四周全部安装雾化降尘设备,凡进出工地车辆必须清洗轮胎,既要做到要工地干净整洁,又要做到沿路树木一尘不染。”侯岳华说。

为了保护沿线植被,他们实行专线转行的运输方式,划定专用材料运输线路,废土弃渣全部在规定时间段内运至制定位置;利用原有“秃地”搭建工棚,划定人员活动范围;划分区域、指派专人分区负责绿化和自然保护工作。

“施工平台占用的土地都是以厘米计算,除宿舍区和拌和站外,其他材料均在很远的工厂加工,力争少占地或者不占地。”王欣文说。

在加强施工环节环境保护的同时,建设者开展了后期植被恢复研究,力求完成一项工程节点,恢复一片自然生态。

“边建设、边维护、边善后的工作思路避免了环境保护的累积成本,极大减轻了后期植被恢复的压力,缩短了时间。”贾陈林说,天龙山的美不仅在于建设更在于呵护。

倡科技护环境,抓生产保生态的工作思路让天龙山欣然 “接纳”了这些工程“艺术家”。天蓝气清浮尘难觅,汩汩清泉畅相流淌,野生动物信步闲庭……人与自然的和谐在这里得到了完美诠释。

此时的天龙山以最美的姿态展现在龙城人民的面前。

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

作为龙城人民期盼已久的天龙山旅游和防火通道工程,能否按期开通牵动着社会各界的心弦。用最短的时间拿出最响亮的城市“品牌”,成为集团参建公司建设者的呼声。为了早日拿出“艺术精品”,循着“时间不断,空间占满”的思路,工地人、机、物满负荷运载。在一次次酣畅淋漓的战斗之后,他们总能品味到满满的成就感。

全线4座桥梁以及近20千米的路基计划在半年内完成,有限的场地、崎岖的山路让这个工程变得更似“雾里看花”。

但,多年的拼抢鏖战让我们的建设者对这项工程信心满满。他们从人、机、物等生产要素上着手,强化现场执行力,以目标节点控制保障整体进度跟进。

路基施工段单月投入40余台土方施工设备,仅吊车就有50台。为保证物资设备有序通行,他们建立了“天龙山区域道路工程微信群”,及时协调车辆通行。各工区经理更是紧跟现场,兼起了交通疏导员。

“大干时节,工地就是办公室!每天都要例行召开工地碰头会,只谈工作要求和完成情况。”王欣文说。

开短会、说紧事、办实事成为天龙山工地建设的一大特色。

为强化进度把控,天龙山各工区全面推行了以进度定业绩,以考核评优劣的奖罚原则。“每个工区、每个队伍乃至每个人都细分任务,做到2天一考核,现场兑现奖惩。”贾陈林说,最紧张的时候考核细化到了小时,以单位时间计量工作业绩。

“钢梁焊接精确到时,沥青运输时间精确到分。”乔明说,在考虑运量、运距的基础上,通过调整工序时间,充分利用夜间交通空档期,错峰运输沥青混凝土,确保现场供应连续不辍。

送饭到工地、人停机不歇的工作状态持续了近4个月,现场总能看到戴着安全帽,边擦汗边调整设备的身影。“睡觉不脱衣,坐下都能睡!”回忆起大干的场景,马捷依然记忆犹新。

据统计,在大干高峰期,近3000人和500余台套机械设备活跃在施工一线,仅现场投入的500吨级吊车就达到了10台,其他不同重量级的吊车更是数不胜数。

短短5个月时间,他们就完成了4座大桥17000吨钢梁的架设任务、25公里主线道路及改造任务。

每当夜幕降临,市民进入梦乡的时候,天龙山上依然是灯火通明。远远望去,山上灯光宛若彩带,横亘在龙城天边。“虽然苦一些,累一些,但是每每仰望自己经手的‘品牌’工程时就感觉到无比自豪。”马捷说。

在持续的大干、快干施工高潮中,天龙山上的桥梁拔地而起,一条条蜿蜒曲折的柏油大道在山峦间此起彼伏,延伸渐远,恰似数条巨龙在云海浪花中翻滚,又似波浪中的帆船迎风破浪,疾驰远方。

在建设者的努力下,2018年的冬月,天龙山旅游和防火通道工程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亮出了它那优美婀娜的身姿。

干就干最好,拿就拿最优。建设者用无可争辩的雄厚实力和踏实勤奋描绘出又一幅“龙城盛景”,这条传递着太原市文化魅力的旅游大道如蛟龙般遨游在大山深处,以他独有的雄伟气势和丰厚底蕴,成为拉动太原文化经济发展的新“引擎”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