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过去的苦 才能体会今天的甜——记1978年入伍铁道兵杨成富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齐绍安 唐月娇  时间:2018-12-21 【字体:

18日上午,在二十五局五公司清收清欠办公室里,59岁的杨成富用微信网页版向同事发送了一份报表后,点燃一支烟,向我们讲述过去的故事。

“你们算是找对人了,我就是78年的兵。”老杨虽然年近花甲,说气话来还中气十足。参军报国是他从小的梦想,1978年,他放弃了大队部的岗位,走上街头应征加入铁道兵,“年轻,想着出去闯闯,学点本事。”一个决定,让他开始了与中国铁建的40年不解之缘。

38团12连,成为他一生难忘的番号。离开新兵连后他被派往内蒙古通霍铁路砖厂,夏天制砖坯、烧窑、出砖,冬天穿着棉大衣、戴着皮帽敲道砟,成为他三年循环往复的工作。内蒙古的冬季漫长而寒冷,气温常跌至零下30多度,让这个南方汉子直喊吃不消。一年两次的射击考核中八环、九环的成绩,一斤白米四斤苞谷的稀粥,会餐时的白菜猪肉粉条、桌上的一瓶白酒成为他难以割舍的部队情怀,成为消解疲惫的重要寄托。

1984年1月1日,中央军委决定,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,杨成富不舍地脱下军装,成为铁道部第十八工程局的一员。“当时一位老将军说,你们脱下军装,能干好就能生存活下去,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这是他印象比较深的一句话。改制后,他随队伍来到河北白家湾隧道,直到1986年隧道贯通。“5000米的隧道,双向对打三年才打通。那时候都是内燃机带动压风机,然后用风枪钻眼,衬砌施工全部靠人工一点点灌,用棍子振捣,一天才挖十多米。一条长隧道要干八九年。”长期呆在环境恶劣的洞里,很多战友都患上了尘肺。医疗落后的年代,救治条件达不到,只能苦苦硬抗,“我那个队里倒下了三个。”说到这里他言语哽咽,神情凝重。

“后来公司开始陆续采购德国进口挖掘机、装载机,98年,公司采购了第一台TBM,德国进口,2个多亿!每个月隧道掘进达800多米,据说创下了当时的世界纪录,进度突飞猛进!我们的工作也轻松了很多。”伴随年岁增长,杨成富从一线转到了财务系统,辗转陕西各地项目,他度过了16年的时光。

1990年杨成富在公司机关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财务培训,91年,他被调到陕西马家岭隧道,开始做项目财务工作。当时做账使用算盘计算,纸质账本记录。听他说,有时不小心算错一个数,就要”叭嗒、叭嗒”拨上一个通宵才可能找到错误的源头数值。

到1992年,机关第一台计算机的到来,颠覆了的认知。“当时那台计算机可我们可是视作掌上明珠啊,听领导说它算数很厉害,不会出错,还可以记账。我们给它专门准备了条件最好的房间,给房间铺上红地毯,给它盖上红绸布。财务部只有一个人可以进出它的房间,操作它。每次门外都挤满了人,想透过门缝看看它这个方盒子到底是怎么工作的。”说到这,杨成富不禁大笑起来,“不像现在咱们有互联网,有智能手机,想知道什么百度就可以。那会儿可没有那通讯条件,‘大哥大’我们也是到了95年才配了2台,每台要9000多块,一年的工资啊!”

说起工资,杨成富说84年兵改工后他月工资7块,到后来9块、27块......88年时已经可以拿到100块的月工资,98年时月工资300多,08年时2000多块。

“以前冬天在工地只能吃在土坑里存放的白菜、萝卜,猪肉过年过节才舍得吃,从工地回趟老家坐火车要几天几夜,各方面条件都很艰苦。如今祖国发展突飞猛进,人民生活越来越好,中国铁建也发展壮大。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过去,只有记得过去的苦,才能知道今天的甜!”抚摸着手中珍贵的老照片,杨成富眼含热泪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