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 铁路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李美华 范成涛  时间:2018-12-25 【字体:

我的老家在山东沂蒙革命老区的一个小山村。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我,小时候最高兴的事就是跟着爹进县城。等爹办完事,我便和他一起来到县城火车站附近的天桥上,和很多人挤在一起看火车。那时的火车是蒸汽机车,火车喷着浓烟,拉着长笛从远方驶来。当列车轰隆隆地从脚下驶过,感觉到整座桥都在颤抖。对当时的我来说,这是一件很壮观的事情。

每当这时,爹便会指着远去的火车对我讲,爷那一辈就是坐着火车穿过山海关,到东北谋生的。从那时开始,我知道了火车可以载着人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上小学时,舅舅毕业后成为一名铁路职工,他一般都是在过年时才坐火车回老家。那也是我一年中最盼望的日子,因为舅舅会带来我从没有见过更别谈吃过的糖果,还有外边那数不清的新鲜故事。那时,小孩子们流行戴“大盖帽”。有一次,舅舅把一顶铁路职工的“大盖帽”戴在了我的头上,帽徽和我在天桥上看到的火车头上的标志一模一样。从那以后,我连睡觉都把那顶帽子放在枕边。

等我慢慢长大,村里的大人们不少都开始外出打工,也包括我的父亲。刚过完春节,他们就准备外出。为了坐上去外地的火车,父亲总要起得很早,背着行李在村头和乡亲们集合,一起到县城坐绿皮火车,火车便拉着他们到外边的大城市讨生活。他们离开时坐火车,回来时也坐火车,因为它既方便又便宜。有一次,直到大年三十的晚上,父亲才披着一身雪花赶回来,他说火车站很挤,差点没买上票。那时,我的学费主要靠父亲外出打工挣来的钱。

后来,我考上大学。我和村子里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站在县城火车站小小的站台上。他去南方打工,我去外地求学。我们手里都紧紧握着人生第一张火车票,加入了离开家乡的大军。从此,我开始坐着火车寒来暑往地穿梭于老家和学校,他则开始了在外地忙忙碌碌的工作。走出家乡的我们,找到了属于各自的人生。毕业后,我才知道那个拉着我们走出山沟的铁路叫兖石铁路,一条由铁道兵建设的运煤铁路,也成了老家几辈人走出老区的通道。

今天,我又重回老家,不是作为一名游子,而是一名中国铁建的铁路建设者。我正在参与建设一条新的铁路——鲁南高铁。在工地上,一位当年建设过兖石铁路的老铁道兵感叹道:“这地方变化真大啊!”

我知道,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有着绿皮火车的功劳,它承载着老区人外出谋生的希望,也给老区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。而今,老区人的日子越来越好了,在盼望着“复兴号”的到来,盼望着新的速度,新的希望,新的生活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